一週看三死 F奶護士亂玩解壓



長期面對重症病患,小君有外人難以體會的工作壓力,身材超好的她,靠在夜店狂歡釋放壓力。私底下的她跟在醫院裡的她判若兩人。(攝影:莊立人)

不少男人對白衣天使有遐想,其實穿緊繃短裙、白褲襪嬌滴滴的小護士只在A片裡才會出現。快升小組長的護士小君(化名),在醫院呼吸照護病房工作,病人都是等死的阿公、阿媽,沒人會對她鹹豬手;她穿的護士服比運動服還單調,醫生也懶得對她有幻想。這是真實世界的小護士生活。

制服藏好料 土妞大變身
二十七歲的小君(化名)在南投某醫院作了五年護士,已經要升leader,可見表現不錯。在重症單位工作的她穿的是樣式普通的急救人員制服,上班時她不化妝,還規定不能留長指甲。素臉、素衣加上時下年輕女生少見的禿手指,整個人可說單調到不行。只有跟她相熟的護士才知道,小君醜制服底下藏的是好料,173公分的她上圍雄偉,有F cup,完全魔鬼身材。


在重症病房當護士的小君,平常上班超樸素,她的護士服單調到難以引人遐想。(攝影:莊立人)

工作上沒辦法展現魅力,小君只得在夜店揚眉吐氣。只要輪休,她就跟姊妹到台中夜店玩,「只要穿少一點,舞跳辣一點,就會好多人圍上來,很多人跟妳搭訕,很有面子。」 在醫院,小君並無這種人氣,認真工作的她也無暇打扮。事實上,兩年前,她都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土妞。「以前我樣子不好看,牙齒有點暴,又不懂打扮,走在路上從來沒有人會多看我一眼。」

但土土的小君其實是悶騷型,只是苦無機會找到轉捩點。「後來我去矯正牙齒,又在網上學會化眼線、戴假睫毛,才慢慢改變原來的矬樣。」不過,從土妞變身成火辣台妹,主要還是她在醫院從內科轉到現在的呼吸照護病房單位後,認識了幾個愛玩的年輕小護士,她們帶小君到夜店玩,讓她大開眼界。也意外成為她的紓壓管道。

病房太麻木  夜店給活力
小君待的呼吸照護病房,大多是插管的阿公、阿媽,靠呼吸管維持生命,拔了管就會死,「日夜看著他們,就算心裡難受也沒辦法,其實真的都只是在拖時間。病房氣氛很沈悶。」

講到工作,她很嚴肅。她說那種壓力真的很大,尤其,她最近幾個月又調到加護病房支援,「一個星期C(CPR)三床,三床都掛了,感覺真的很不好。」小君回想第一次遇到快死的病人,突然噴了大量的血,她慌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直到另個護士大吼一聲,她才回過神。「還有病人全身發白,我們CPR啊、電啊,怎樣都還是一直線。全身黑,是缺氧,壓一壓可能還救得回來,全身白,真的就救不回來了…。」


小君自嘲以前土土的,走在路上沒人要多看一眼。其實173公分的她身材比例超好,還有雙筆直長腿。(攝影:莊立人)


長期跟病、死接觸,換作誰都會喘不過氣,小君說,去夜店玩真的可以讓她放鬆、解壓,也有機會多認識男生,讓自己心情轉換一下。「以前認識男生要靠網路,現在去夜店玩,隨便一個晚上,追我的男生十個手指頭都數不完。」她頗得意。夜店裡認識的男生當然又跟網上的不同,她說很多是會玩又風趣的公子哥。

「有個住台中七期豪宅的醫生,開Porsche載我去兜風,還帶我去高級餐廳吃牛排,他來接我時,我只穿布鞋,結果他叫我去換高跟鞋,他說在夜店看我的腿很漂亮,穿布鞋腿形就不美了。

「我還認識一個台北來的有錢男,他的車門不是用手打開的,是兩片門會從上面切下來。上車時,我說:『哇!你這車門怎麼像菜刀一樣切來切去。』他說他好好的車被我講得很俗。呵呵。」接觸的人多了,小君也漸漸都會起來,她現在比較有自信。


狂歡亂玩時,小君也曾留下瘋狂痕跡,但她說她不會有空虛感,反而給她日漸麻木的心情帶來活力。(小君提供)


「我很喜歡夜店裡的那種氣氛,很熱鬧,每個人心情看起來都很好,跟病房裡完全不一樣。」長期在病房工作下來,小君有時也會覺得自己愈來愈麻木。瘋狂的遊戲卻讓她感受到病房很少有的活力,「我現在會玩倒黴拳、敲敲杯…,以前哪裡懂,只會男生女生配。有時候還會去其他地方續攤…。我沒有空虛感,反正爛醉完,隔天我就全都忘光光。然後又有力氣去面對病房了。」

(撰文:楊筠  原文載於壹週刊403期XY檔案)

本文出處: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life/20150209/14600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