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 | 父親墳前,我跪下對母親說:「媽媽,請放過我老婆吧」

 
63.3K

夜讀 | 父親墳前,我跪下對母親說:「媽媽,請放過我老婆吧」

一半一伴

關注

文 | 劉娜圖 | 網路

來源 | 閑事花開(ID:xsha369)
戳上方綠標讓音樂伴你閱讀

這是一場母與子的戰爭,

也是一場愛與痛的救贖。

我12歲那年的冬天,和癌症苦苦搏鬥了3年的父親,在第一場雪到來之前,閉上了雙眼。

安葬完父親那天,小城迎來了第一場大雪。雪越下越大,轉眼間,路上、樹上、房頂上,都鋪滿了鬆軟的白色,就像瞬間置換了人間。

母親站在窗戶前,看著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再次淚流滿面。她害怕我發覺,拚命壓抑自己。

但站在門口的我,還是從她抖動的肩膀里,看見了她內心的悲痛。

幼小的我不知道怎麼安撫她,走過去撲通一聲跪下:

「媽,你別哭了,我會好好學習的,將來會好好孝敬你的。」

母親抱著我,放聲大哭。那哭聲讓我如此難忘,以至於多年後,我還常常在夜裡夢見這一幕。

我32歲這年的冬天,父親逝世20周年,我和母親去陵園給父親上墳,山風盤旋,天氣陰霾,雨雪未到,我和母親一路沒話。

上墳時,天空飄起零星的雪花,落地即融,母親突然問我:「你當著你爸的面兒說,還認不認我這個媽?」

我撲通一聲,跪在父親墳前:

「媽,對不起,求求你,放過我和邱夏吧。」

20年了。

第一次,我不想再僅僅當個聽話的兒子。

- 02 -

邱夏是我的妻子,我們結婚5年了。

但我們的故事,要從我爸去世那年開始說起。

儘管那時,我和邱夏都還是少年,在不同城市的不同學校讀書。

但影響故事走向的脈絡骨架,早在那時就已緩緩鋪就,直到多年後,對我們造成傷筋動骨的傷害。

父親去世時,我讀初一。

儘管之前,他已病了三年。但他的離開,還是讓我常常覺得後背發涼——不是因為孤單,而是永遠失去了靠山。

一座和母親截然不同的靠山。

母親一定比我更哀傷。因為,父親去世後數年裡,她在操持完家務的多個深夜裡,都抱著父親的遺物發獃。

從父親離世起,母親就再也沒有快樂過。

或者說,她再也沒有允許自己真正快樂過。

所幸的是,母親在煙廠當會計,工資能維持我們倆的生活。

只是,相依為命的生活里,既當爹又當媽的母親,在要強和自律中,悄悄抹掉了自己的性別。

她像個男人一樣,不再注重穿著形象,也不再化妝打扮。她不再穿鮮艷亮麗的衣服,即便夏天也穿著長長的褲子。

她拒絕再婚,甚至不願和男人多說一句話,就連大院里的叔叔伯伯和她打招呼,她也都只是象徵性地點點頭。

她什麼事兒都親力親為,從不麻煩外人,哪怕扛重物扭傷腰,都不願請鄰居幫個忙。

「你媽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啊。」

外婆活著的時候,經常這麼說。

每當這時,年少的我,心頭都要一沉。我想,如果沒有我,媽媽是不是可以活得輕鬆一點,快樂一點。

- 03 -

為了不當媽媽的累贅,原本成績就好的我,更加努力地學習。高中三年,我基本上保持年級前10名的榮耀。

每當我考了好成績,媽媽才會顯得開心一點。她會做很多我愛吃的菜,一個勁兒往我碗里夾:

你爸要是還活著,一定很高興。兒子,媽媽就只剩你了,你沒有讓媽媽失望。

我拚命地往嘴裡扒著飯,不停地點頭:「媽媽,我會更加努力的。」

多年後,我因婚戀問題和媽媽發生激烈衝突,進而在悲哀中感慨,如果往事可以重返,我要返回少年,認真地對媽媽說:

媽媽,你不要為我活啊,你要為自己活啊,你要健康快樂啊,你要像以前那樣穿著花裙子,哼唱黃梅戲啊。因為,你活得開心,也是兒子的心愿啊。

但那時,我畢竟是個少年。

一個少年,如何能改變他的媽媽,還有大人的偏見?!

我們煙廠大院,是一個很大的老小區,住著差不多千餘口人。

我們家樓下的一戶阿姨,比我媽小三四歲。她不是煙廠職工,她丈夫是。不幸的是,她丈夫死於一場車禍。

後來,我學業有成,離家多年,才知道,當年因為我們倆家的遭遇,我們那棟樓曾被人稱為「寡婦樓」。

有個周末,我們樓下傳來吵鬧辱罵的叫聲,好多鄰居都站在陽台上看熱鬧。

原來,大院里另一個年齡偏大的女人,扯著樓下阿姨的頭髮辱罵:

「破鞋,不要臉,狐狸精,男人死了不到兩年,就到處勾引男人!」

鄰居女生告訴我,樓下阿姨的丈夫和打人女人的丈夫,曾是好朋友。

但樓下阿姨丈夫死後,時不時找打人女人的丈夫幫忙,後者就認定倆人有不可描述之事。

「我媽說,誰讓她死了丈夫,還天天穿著高跟鞋,塗著紅口紅,走路腰一扭一扭的,難怪被人懷疑狐狸精。」鄰居女生鄙夷地說。

那一刻,我忽然想到了媽媽。

她就是害怕受到這樣的審判,所以才緊緊關上心門的吧。

只是,一個關上心門的人,最終是要審判最親近的人的啊。

- 04 -

高考時,我以優異的成績考去浙江讀大學。

為支付我的學費和花銷,媽媽在煙廠上班的同時,又接了一些給企業做賬的活兒。

大學快畢業時,我想早早工作,但媽媽希望我好好考研:「不用擔心學費,媽媽可以供養你的。」

就這樣,我又讀了研究生,並在讀研期間認識了邱夏。

邱夏是我的學妹,比我低一屆,她來自小城,大概是父母健全、內心富足的緣故,她渾身上下都流淌著不一樣的氣息:

真實,潑辣,隨性,坦蕩,從不壓抑自己,活得特別舒展。

我們戀愛差不多大半年後,我帶她回家見我媽,我媽定定地看著她,沒有說話,搞得邱夏很不自在。

「你媽不喜歡我哦。」她說。

「怎麼會。我爸走後,我媽性格有點孤僻。」我安慰邱夏。

真實的情況是,我媽告訴我,她不喜歡邱夏,因為她覺得邱夏吃不了苦,太浮躁,不安分,不適合當妻子。

只是,什麼樣的女孩子才適合當妻子?像媽媽這樣的嗎?

我很想大聲問媽媽,但看到媽媽孤單的背影,還是選擇了沉默。

- 05 -

其實,邱夏不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

我在讀大學期間,就談過兩個女朋友。一個是我的高中同學,陽光可愛但脾氣有點大。

我媽認識她父母,極力反對我們交往,理由是:她媽媽出軌別人,和她爸爸離婚,她家風不好。

大學時,我和這個女孩子是異地戀,矛盾漸多,加上媽媽反對,就分了手。

大三時,我又談了一個女朋友,湖北人。

她自幼喪母,跟著爸爸和後媽長大,人優秀又上進,大學期間就開始創業。

我媽見過她後,堅決否定:「自幼喪母,成長艱難,心理不健全。」我忍不住反駁:「我還喪父呢。」

我媽聽後,勃然大怒:「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一句話,讓我無力辯駁。

我考上研究生時,這個女孩子自主創業做在線教育,做得風生水起。

我不知道是我太在意媽媽的意見,還是我們的感情出了問題,最後我倆也無疾而終。

但邱夏,和她們不同。

她父母健康,也在讀研,家境不錯,媽媽為什麼對她還不滿意?

後來,我才知道,一個不快樂的人,是看不得別人快樂的。

一個不幸福的人,也是不允許別人幸福的。

哪怕,這個人是她的親生兒子。

我和邱夏最終還是走到一起。

這並非媽媽選擇了妥協,而是有個小生命提前到來了。

研究生畢業後,我和邱夏相繼在杭州就業,我去了阿里,她去了外企,收入都還可以。

我們倆原本商量著,努力工作兩三年,買套房子,年齡大了,穩定下來了,我媽自然就同意了。

但邱夏懷孕了。

商量來商量去,我決定向我媽坦白。她沉默了好一會兒說:「媽媽老了,你也該結婚了。」

我們按照我媽的意見,回小城舉辦了婚禮。大半年後,兒子出生。我媽恰好退休,就來杭州給我們帶孩子。

從那時起,我們家的戰爭,就再也沒有停止過。

在這場來自最愛的兩個女人的內戰中,我身心疲憊,精神分裂,險些抑鬱。

- 06 -

我媽見不得我對邱夏好。

比如,七夕節或結婚紀念日,我要是給邱夏買了禮物,或搞個儀式,我媽就說我不懂節儉,不會過日子,一臉不高興。

我媽不高興了,就愛一個人坐在房間,默默垂淚。她從來不大吼大叫,大吵大鬧,她只是像影子一樣坐在黑暗裡,用沉默和背影對我們進行懲罰。

我怕媽媽落淚,我怕看見她孤獨的背影,所以我就把所有怒火,所有責任,所有過錯,都推到邱夏頭上。

你都當媽的人了,說話不能注意點嗎?

你憋著不發表意見,能死嗎?

媽幫襯著,你還帶不好孩子,真是服你了!

別人家的老婆,哪兒這麼多事兒啊,你能不能讓我回來圖個清靜!

但是,當矛盾越來越多,生活越來越難,而我媽的偏見越來越明顯,邱夏也快在壓抑中瘋掉了。

她是你的媽媽,但你是我的丈夫啊。

你一味聽她的話,難道不要考慮我的感受嗎?

如果你這樣順從媽媽的所有意願,你還有什麼臉教育我們的孩子,有主見有想法?!

邱夏質問我。

我無力回答。

我曾試圖和媽媽溝通,希望她不要動不動哭泣,要及時指出我們的問題,讓我們看見她的需求。

但媽媽說:「我含辛茹苦養了你30多年,如今要死乞白賴求你們在乎我嗎?」

是啊,媽媽為我付出了這麼多,我還能再要求她什麼?!

我捶著腦袋,在加班後又失眠的夜裡,一遍遍問自己。

- 07 -

我工作很忙,加班加點是常有的事兒。

我不在家,我媽和邱夏就失去了溝通的橋樑。

倆人經常因為孩子的事兒鬧不愉快,小到喝什麼溫度的水,大到給孩子買什麼樣的小床。

邱夏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分歧產生後,邱夏向我媽表達訴求,都被我媽以冷漠迴避。如果邱夏再說錯做錯了什麼,我媽就會以哭泣懲罰我。

我回到家,一看見我媽坐在自己房間里,面朝窗戶,不和我搭話,我就知道暗戰已經發生。

「肯定是你的錯,你又惹媽不高興了,你要給媽道歉!」

我要求邱夏。

邱夏把我拉到房間里,壓低嗓門怒吼:

「我又沒做錯什麼,你憑什麼都賴我?!」

「你這樣永遠袒護媽媽,只會讓她繼續作!」

「你這個媽寶男,當初我真是瞎了眼!」

我並不覺得媽媽都對,但我對媽媽有愧。

為了彌補內心的愧疚,我必須通過指責邱夏的方式來安撫媽媽,同時讓自己從負罪感中解救出來。

因為媽媽,我和邱夏的關係越來越糟。

- 08 -

邱夏產假結束後,開始回公司上班。

她原來就在公關部,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穿著、妝容和外在。

加上她要出差,會有一些聚會和應酬,導致我媽對她越來越看不慣。

「你好好管管你老婆吧。」媽媽不止一次提醒我。

我媽對邱夏暗地裡的種種反感,邱夏怎麼會不知道。

兩個女人的明爭暗鬥,讓我一回到家就頭大。

經濟下行後,邱夏公司面臨裁員。她雖然留了下來,但薪水縮了三分之一,她想換個工作,又不敢貿然辭職。

這段日子,她很焦慮,孩子生了病,我負責的項目遲遲沒有進展,房貸車貸每個月都要按時還,我媽又看不慣這看不慣那,家裡經常瀰漫著劍拔弩張的氣息。

要麼,讓你媽回老家,我們請保姆,或者我辭職照顧孩子。要麼,我們倆離婚,你和你媽一起過。我真是受夠了。

邱夏哭著說,自從我媽來到我們家,她就活得特別壓抑,不敢和我秀恩愛,不敢隨便穿衣服,不敢在家裡的大小事上做主,甚至不敢說自己累了病了,不然就是矯情了。

「你不覺得,你媽這個人,就像幽靈一樣,讓人有一種壓抑的窒息感嗎?」

那天,邱夏說這句話時,帶孩子出去的我媽,不知何時回來,已站在房門口。

我媽丟下孩子,去她房間的一瞬間,我看到她的肩膀在一直抖動。

我求她開門,她說了句:「就當我死了,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 09 -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我媽就收拾東西,非要回老家。

冬天已經來了,杭州也很冷了。

我看了看日曆,父親的20周年祭也快到了,就和公司請了假,陪媽媽回了老家。

一路上,媽媽一直垂著臉。

我很想給她解釋,告訴她養育和生計中,邱夏也承受了很多壓力,但終究沒有說出口。

我在飛機上昏昏入睡。睡夢中,我夢見了父親。

這兩年,因為忙亂和爭吵,我已很少夢見他。

夢中的父親,還是二三十歲的樣子。他騎著自行車,載著我在老城轉悠。奇怪的是,街道上沒有什麼人,只有我們兩個。

走到一個岔口時,父親好像要去買東西,讓我守在自行車旁等著。我等了好久好久,父親還沒有回來。

我就騎上父親的自行車去找他。我一個勁兒找啊騎啊,騎過影院和公園,騎過老街和小巷,在一個熟悉的門口停下。

推開門,我看見一個肩膀不停抖動的熟悉背影。

我一下子醒了。

那一刻,我望著機窗外漂浮的雲朵,忽然間明白,父親是想通過這個夢,告訴我什麼。

- 10 -

那天,在陵園,給父親上完墳後,母親問我「還認不認她這個媽」時,我跪在父親墳前說:

「媽媽,謝謝你,這些年,再苦再難,都供我讀書,養我長大,看我娶親,給我帶孩子。

你對我的愛,是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報答的。

這些年,我就是懷著這樣的愧疚,看你臉色,聽你的話,討你開心。凡是你在意的,就是我該努力的。凡是你反對的,就是我該捨棄的。

我沒有什麼朋友,是因為你覺得大院里和我玩的那幾個孩子,都有問題。我談了幾次戀愛,你都不滿意,因為你覺得那些女孩不適合當妻子。

我後來和邱夏結婚,不是你接受了她,而是她懷上了你的孫子。你想替爸爸早點給我們家留住後代,所以才答應了我的婚事。

你來帶孩子,看邱夏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因為你覺得,她和你相比,太幸福了,太順利了,太舒展了。

你老拿孫子的事兒找她的茬,是因為你覺得你才是一個家的主人,我要一直聽從你的管教,而不是她的意見。

而我,念在你愛我養我的份兒上,一直配合你,當個好兒子,而不是一個好丈夫。

但是,媽媽,你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我,這一輩子只為我活著,那麼害怕別人把我從你身邊奪走,甚至我的妻兒,但你也弄丟了自己,變得越來越讓人害怕了啊。

我是你唯一的兒子,但我已經結婚生子了啊,不能一直對你言聽計從啊。我不是爸爸啊,也不是你的丈夫啊,不可能彌補你所有情感的缺口啊。

媽媽,我是另一個女人的丈夫啊。那個女人,也需要我的理解和愛啊。我愛你,確信你也愛著我,但我們應該尊重彼此啊。

所以,求求你,放過我們,讓我們對自己負責,你也照顧好自己吧。」

母親沒有說話,她的眼睛越過父親的墳,越過陵園的樹,定定地看向遠方。

不知何時,雪越下越密,越下越大了。我和母親下山回煙廠小區時,路上、樹上、房頂上,已經積了薄薄的一層白雪。

眨眼間,世界彷彿換了新的一樣。

- 11 -

我回杭州那天,媽媽送我到門口。

那天那個話題,我們之間都沒有再提。

我揮手和她告別。有北風刮來,吹動她額前花白的頭髮。我趕緊關上車窗,生怕她看見我難過。

候機時,我找充電器,從背包里摸出一個硬硬的信封,裡面是一張銀行卡,還有媽媽寫的一頁簡訊:

「兒子,對不起。

我曾以為,自己是天底下最稱職的媽媽。因為,我把自己所有的愛,都給了你。

我曾把你看作我最大的榮光,最大的臉面,最值得驕傲的所在。甚至通過愛你,來幻想你父親還活著,並藉此讓自己活下去。

當我發現,這或許不對時,我已經老了,迷路了,失去一切了,無法停下了。

你,還有邱夏,說得都對。

我對你的愛,不是愛,而是控制。我無法圓滿自己,所以總想抓住你,以至於差點失去你。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改變。但我會試著在這舊院子里,有個不一樣的活法。

我準備去老年大學學畫畫,你爸爸在世時,就希望我有個愛好。我或許還可以去唱黃梅戲,你爸爸說我嗓子好,一輩子當會計浪費了歌喉。

我試試吧。

卡里有30萬塊錢,密碼是你的生日。這是你外婆去世時,家裡那套老房子處理後我分的錢。

本來你們結婚時,我就該給邱夏的。希望你們用這錢,還點房貸,再請個保姆。

邱夏是個好姑娘。臭小子,對她好點。」

我捧著這封信,在候機大廳里哭得像個孩子,引得趕路的人們紛紛側目。

沒有人知道,我為什麼哭。

- 12 -

我哭得這麼傷心,不是因為,我和我媽彼此原諒。而是因為,上一次,媽媽喊我「臭小子」,我才9歲。

那時候,父親還沒有病。

我們還是圓滿的一家人。

如今,父親走了,我成了父親。

兜兜轉轉一大圈後,我們正努力,重新成為圓滿的一家人。

就像,曾經殘缺,但又渴望幸福的所有人一樣。

PS:

本文是真實故事,故採用第一人稱。

它提醒相同遭遇的人們:

單親家庭中,那個失去父親的兒子,在不由自主地扮演著丈夫的角色。而那個失去丈夫的母親,在失去自我中以愛之名裹挾著孩子。

撕扯和分裂中,原本最親最近的人,漸漸形同陌路。

唯有回到自身,活出自我,尊重對方,看見邊界,真正的愛,才悄然降臨。

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來源:閑時花開(ID:xsha369)。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一半一伴經授權後發表。

一半一伴




相關閱讀
   
showlive視訊聊天網 ,真愛旅舍手機app ,ut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伊甸園美女網紅寫真 ,台灣色情視訊聊天 ,UT影音視訊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 ,午夜網紅直播性愛話題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 ,做愛裸聊室 ,免費影音視訊聊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 ,免費視訊聊天室-約炮交友直播間平台 ,免費女主播聊天室 ,美女影音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 ,一夜情視訊聊天室 ,性愛裸聊直播間視頻聊天室 ,真人秀聊天視頻網站 ,show live影音視訊網 ,ut正妹視訊-色情真人秀網站 ,視訊美女聊天-美女秀場裸聊直播間 ,超激情辣妹免費視訊視頻聊天室 ,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主播福利視頻 ,showlive影音視訊-視頻直播聊天室成人 ,街頭挑逗吊帶黑絲 ol-成人免費視訊聊天室 ,免費視訊聊天室友-六間房被禁視頻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色情美女視頻聊天網站 ,聊天室福利在線視頻 ,成人視訊-午夜激情直播間
真愛旅舍官網 ,UT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玩美女人視訊 ,Live173視訊交友聊天 ,真愛旅舍裸播聊天室 ,85街美腿夫婦電影院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showlive視訊聊天網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UT173視訊聊天UT網際空間聊天 ,美女視訊聊天室 ,免費同城語音視頻聊天室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同城交友異性聊天室 ,9158虛擬視訊-能看啪啪福利的直播app下載 ,真人美女視訊直播 ,日本視訊 ,色情視訊聊天室-國外免費色情直播網站 ,韓國視訊-台灣甜心女孩聊天室 ,真愛旅舍午夜直播間視頻聊天室 ,85街官網st論壇-能看啪啪真人聊天室 ,放心看美女社區 ,交友app-台灣免費視頻裸聊室 ,佐佐木明希作品-一對一性聊天室 ,liv e 173免費視訊-色情視訊 ,383線上影音城-真人秀場視頻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