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女友回家竟然上了嶽母的床

 
63.3K

陪女友回家竟然上了嶽母的床

葉春鄂此時眼含熱淚的哽咽著說:“媽媽很不容易……爲了我,爲了我今後有個好的家業……她付出太多、太多了……媽媽很喜歡你,你也跟她很談得來……我,我……與媽媽談好了……我就叫你叔叔了……”

  我的心象突然被剜了一刀,很疼,很傷心:“春鄂,你是說,你把我讓給你媽媽了?”葉春鄂滴下很大一顆淚珠,沒說話,只點了點頭。聽了她這話,我發瘋似的叫了一聲,掀翻椅子呻吟著衝出門去,對著天喊道:“天啊……”然後,什麽也沒拿就離開了這座令人傷心和恥辱的城市,並發誓再也不踏進這裏半步。

  離家出走 只爲實現自己價值

  我出生在一個家庭條件不錯的小城鎮裏,父母都是國家幹部,且有一個不高不低的職位。我是這個家庭的獨生子女,打小我就得到了本地與一般大的同齡人享受不到了待遇,生活的無憂無慮,加上自己勤奮好學,因此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優秀。

  大學畢業後,我沒有按父母給我設計出的道路走:參加公務員招聘考試,而後去一個國家機關按部就班,端上人們常說的“鐵飯碗”。這並不是我享不了這個福,而是自從自己讀到高中後,別的同學有意無意的說自己條件好,是粘了父母的光。這些話很讓我不舒服,我自認爲自己不是一個無所作爲的一無用處之人,沒有同別人一樣請家教,補習這補習那的,學習成績不是一直都很好麽?因此,我下定了決心,自己闖一番天地,等自己有了成功的事業後,看別人還怎麽說!

  爲此,一畢業拿了《畢業證》就向母親要了一千元錢,只身南下到了廣州。因爲有一個不錯的學校的《畢業證》,仰或是自己有一個斯斯文文的面容、高高的一米八的個頭,我很容易地找到了一份與自己學的專業對口的工作,在一個中外合資企業公司辦公室做電腦系統維護員,月薪3000元。找到工作後,我立馬給家裏打了電話,告知我的去向和工作。

  生米已做成了熟飯,父親不得不歎了口氣讓我自己好自爲之,努力工作,別給老子丟臉。母親則帶著哭腔地讓我注意身體,差什麽就打電話回家,如果有人爲難我了,就馬上回去,再家鄉離家近些的地方找別的工作。

  我在電話電安慰了父親母親,說自己已經二十三歲了,是大人了,能夠自己照顧自己了。說這話時,其實我心裏在講著另外一些話。別人說我是父親母親羽翼下的小鳥,溫室裏長大的小草,一輩子離不了父母的照顧,離了自己的父母將來一定難得生存下去。我偏不,我要別人看看,我離了父母依然幹得很好。

我憋著一股勁,努力實現著自我價值,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認真做好本職工作,每天上班是第一名,下班是最後一位,待人禮貌和氣,還幫同事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工作上從未出過丁點差錯,因此很受領導和同事們的好評。

陰盛陽衰 女孩堆裏受調侃

  公司辦公室裏,幾乎百分之九十的是女性職員。二十多個人裏面除了主任、一名勤雜工以外,加上我也才三個男性,以至于主任常常開玩笑說:這個辦公室是陰盛陽衰。那些女職員大多在二十多歲,活潑開郎,她們的大方,也常常搞得我們男人很尴尬。例如,夏天上班,即使辦公室裏有空調,但也擋不住南國的燥熱,這些女孩子們穿著薄如絲半透明的上衣,露著紅的、白的、藍的等等繡花乳罩,猶如兩個小山丘,讓人想入非非,下身著超短裙,一彎腰就連紅色小內褲也會露出來。她們象一只只小山雀,叽叽喳喳,在我們本就少得可憐的男人們間飛來飛去。而我們男人短襯衫,還要打領帶,長褲下還要一雙黑皮鞋,只恨這天怎麽這般熱,只歎自己爲何不當初就變個女人。

  男人們熱得氣都難透,而這些女孩子還在取笑男人爲何不同她們一樣,穿個超短裙,也涼快涼快,這不是讓我們大老爺們哭笑不得麽?

  最難受的當然是我了,因爲主任可以隨便找個什麽事在熱得受不了的時候,找個地方休閑一下,那勤雜工也可以躲在人少的地方用涼水衝一衝。而我就不可能了,因爲工作的地點就在辦公室。即使是這樣難過,而那些女孩還在惡作劇,不是這個女孩說她電腦有問題了,就是那個女孩說她的機子程序有了毛病。我被她們呼來喚去,跑來跑去的一天到晚衣服汗水沒有幹過。

  這些漂亮的女孩把我當作玩物,而我初來乍到,只有熱的份,累的份。不過,女孩們在開過玩笑後,又付出了一定的代價的。下班後,爭相請我去吃消夜、到遊泳池遊泳,等等。如果我不去,她們又會以各種理由讓我不去又不成。

我看得出,這些個個漂亮又鬼精靈的女孩子都對我有好感。

  這我很清楚。因爲,就學識、長相,我可以說是在男人中的男人,在讀大學時,就有一些女同學對我抛媚眼,遞情書。怎麽說我也是個過來人,是懂她們這一套的。我在學校沒談女朋友,是因爲原來很多人都說我是“吃的父母一碗飯”,見我有個好家境,好父母,找我這樣的男人將來可以有個好歸屬,看上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的這個家;第二個原因就是自己要憑自己的真本事,等混出個人樣後,再來想自己的終身大事。

  這些情況她們都是知道的,因爲她們幾乎天天象剝皮一樣調侃我,而我又不能不實話實說,因此這些懷春少女就在暗中的競爭了。但我不爲她們所動,一心只想著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做我的事,她們依然嘻嘻哈哈的待我。

  這樣,時間一長,我就突然發現有個叫葉春鄂的女孩似乎沒有同其它女孩一樣調侃我。

  她是辦公室管理檔案工作的,每天就是給公司收收發發的文件存檔,給公司領導查資料。她的穿著也比別的女孩多一點,自然而得體,舉止文雅,待人禮貌熱忱。也許葉春鄂的氣質與別個女孩不一樣,使我對她刮目相看。

志同道合 終成知心朋友

  葉春鄂與其它女孩相比之下文靜一些,舉止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她從不參與同伴們對我們男人的惡作劇,有時還以種種理由叫開那些調侃我的女孩子。而每當我定睛去望她時,她又馬上扭開頭去做事。

但從這些過程中,我發現葉春鄂扭頭去時望我的眼睛時有一絲慌亂,隨即,臉有些微紅。而她的工作能力是這些女孩中一流的,時間一長,我對她就有了一種好感。

  這種好感不僅是她對我幫助,攪亂別的女孩對我的取鬧,也還有對她一種要讀懂她的欲望。她的與衆不同,促夠讓我去了解她了。于是,我就制造一些機會與葉春鄂接觸,例如,幫她打字、整理一些材料,安裝程序什麽的。

  一來可以了解一下她,二來可以避開那些有事沒事調侃我的女孩子。但總是沒有機會單獨在一起聊過,就是說話,也就是平常的或者有關工作的一些話。

  葉春鄂在觀察我,我也在觀察她。因爲我每次幫她時,葉春鄂做著做事,都無意識的停下了手,看著我。當我擡頭時,她又連忙扭過頭,但在那一瞬,她眼睛裏有一絲讓我感動的迷離。

  我們彼此留意的觀察對方,即使手有時不自覺的接觸了一下,也都象觸電一樣,滿面通紅。我和葉春鄂的過多接觸,又引來了那些女孩的笑談。

  這下,她們又多了一個取笑對象。她們說這才是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對。我發現葉春鄂追著她們打,說夥伴們瞎說八道,但時不時的打量我的態度。隨著時間一長,這種調侃和玩笑變成了祝福和祝願,甚至制造條件撮合。

 機會終于來,一天正要下班時,主任突然通知,說公司領導要多份營銷資料,第二天一早要跟別人談合同,葉春鄂要加夜班;而我因公司電腦中了木馬病毒,系統癱瘓要修理,保證第二天正常工作。因此,我們只好連夜工作。

  我輕車熟路,用了不到兩小時就把電腦系統搞掂了,而葉春鄂還在手忙腳亂、一頭大汗的查閱資料。于是,我趕過去給她幫忙。

一個人的事兩個人做,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工作完成了,我們一聲不響地由十一樓坐電梯下梯,又一聲不響地走到公司大門口。

  剛到大門口,就有一輛奧迪轎車亮著雪白的車燈駛來,停在我們面前,接著從車裏下來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司機,他打開車門,說:“葉小姐,上車!”

  葉春鄂望也沒朝司機望,擡頭對我說:“粟康,今天謝謝你了,能否請你去喝杯咖啡?”

我心裏是渴望與葉春鄂多呆一會的,但一見這有車還有人喚她叫小姐的陣式,又讓我有些膽怯。我擡腕看看表,才九點多一點,剛要說話,葉春鄂又搶在我前面說話了:“老張師傅,麻煩你把車開回去,我要同這位同事去喝咖啡,如果要你接我會打電話的。”

  那位張師傅說了聲“好吧”,就關了車門,上車就把車開走了。

  這下,我不去不成了。于是,就同葉春鄂在街上去找咖啡屋了。

  在路上,我們一路無語。看著夜幕中螢虹燈下急馳的車輛,馬路旁梧桐樹下對對情侶,葉春鄂離我身體近了一點。在朝我身邊挪裏,她望了我一眼,眼裏似乎有一種渴求。我知道她想我去挽她的胳膊,可是我不敢。我從未單獨與女孩子處過,更何況去挽她的胳膊了。

  過了一會,她見我沒有表示,就找了一個話題,介紹起這座城市來。

逃避逼婚 單人床上睡得踏實

  自從那晚喝咖啡到十二點之後,我和葉春鄂關系進了一步,彼此見面都自然一些了。她用車叫司機送我,也知道了我的租住處,我也知道了她是一個大私營企業家的女兒,家裏有她的母親,父親在十多年前事業成功後,與秘書私通,最後導致夫妻離異。而葉春鄂的母親硬是堅強的用分得的一半財産辦起了現有資産過億元的大型電子企業。

葉春鄂是獨生女,跟我的條件一樣,所不同的是她的家是大老板。葉春鄂也是與我一樣長有“傲骨”,不願在母親身邊工作,要自食其力,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就這樣,我們同病相憐,志同道合,有了共同的語言,有了約會。

  夜晚,是我們最多情的時候。我幾乎坐她的車逛遍了整個廣州城,到過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的消費場所。我們無話不談,只是沒有涉及到談婚論嫁。

  突然有一天,葉春鄂給我打電話說她今天不能來上班了,讓我給她請個假。我不知怎麽回事,工作的時候腦海裏盡是些:她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她媽病了?或是其它一些別的什麽事?就這樣胡思亂想的等到了下班,也未見葉春鄂給我來電話,或從別的渠道打聽到消息。

  我垂頭喪氣地回到租住屋,胡亂的吃了包方便面就躺在床上。

  不一會,房門“咚咚”的重重響起,我趕緊開了門,發現是葉春鄂滿頭大汗的連人靠在門上,那門一開,她就倒了下來。

  我連忙扶住她,正想問她今天怎麽了,有什麽事。一看,只見她滿面淚水,我慌忙問:“春鄂,怎麽了?”

  葉春鄂一伸手就抱住了我,抽泣著說:“我媽讓我……嫁人……”

  我一驚:“嫁人?!”

  葉春鄂說:“她讓我嫁給一個新加坡的她的一個合作夥伴的兒子……我不幹,她就……把我關了起來……嗚嗚……”

  我問:“你不願意?”

  葉春鄂說:“我死也不願意,我自己……我自己就從窗戶跳下來……來你這兒了……”

  我氣憤地:“你母親怎麽能夠這樣?爲了利益把自己的女兒拿來做交易呢?”

 葉春鄂擡起淚眼,說:“粟康,你能救救我嗎?”

我問:“我……我怎麽救?”

  葉春鄂一改昔日大家閨秀的昤持,一轉身睡到了我的單人床上,說:“我不管你想什麽辦法,你用什麽方式?總之,我是不嫁給那個新加坡人。”

  我給她倒了水,等她稍微歇息了一會,說:“你沒給你媽說清楚不就行了?幹嗎搞得這麽僵?”

  葉春鄂喝了一口水說:“我媽的脾氣你不知道,一個字:倔!我說我不嫁,她就吵我,我說硬要我嫁我就死,她就把我關了起來。能說得清楚嗎?”

  我說:“要不?我同你一起去說說?”

   葉春鄂抺了一把眼淚,想了一下,說:“行啊,你就說我是你的女朋友,萬一她還是不松口,你就說我們已經……已經……總之,說得她不讓我嫁給那人就行。”

  我說:“這樣說行嗎?”

  葉春鄂堅定地:“我豁出去了。”

  那晚,葉春鄂睡在我的床上,我在椅上坐了一夜,我看見她睡得很踏實。

  被迫妥協 條件雙方互交換

  第二天,葉春鄂打電話讓司機來接她,我去她家做她哈哈哈工作去了。在車上,司機說昨晚春鄂的母親在房間裏沒有找到女兒,急壞了,派人到處尋,就差沒報告公安局了。

  聽到這個話,葉春鄂偷偷地笑了。因爲,從這話裏看出她媽媽還是怕她有個三長兩短的。

  到了一個非常豪華的別墅前,車停下了。老遠的,我就看見一個女人在台前焦急的張望。我說:“你的姐姐在門外等你。”

  葉春鄂望了一下,“呸”了一聲:“那是我媽媽。”

  葉春鄂的媽媽我看上去不過三十多歲,打扮樸素,但怎麽樸素也掩飾不了她內在的高貴氣質

當她一看到女兒下車,就迎上前,拉著葉春鄂的手說:“春鄂,你昨天晚上跑那兒去了?”

  葉春鄂掙脫媽媽握得緊緊的手,指著我說:“媽,這是我的男朋友,我昨晚在他那過的夜。”

  她的媽媽眼睛轉向我,那審視的眼光仿佛要穿透到的心裏去。說:“你男朋友?”但突然她在看我時,眼睛一亮,杏眼變得溫和起來。

   葉春鄂說:“他叫粟康,我們公司的同事。”

  也許出于禮貌,葉春鄂的媽媽只“哦”了一聲,就向女兒說:“進屋吧!”說這話時,她仿佛有氣無力了,可以看出是無可奈何的。

  來到葉家別墅,裏面的裝飾十分的豪華,可又處處顯得十分協調,合適。

  到客廳就坐後,傭人端上了水果和龍井茶。我欣賞著屋子裏的靠東牆上的一幅凡高的名畫,心裏贊歎這個富豪家庭。

   葉春鄂的媽媽一直審視著我,這使我感覺到渾身的不自在。當她問了昨晚女兒真是在我那兒過夜的之後,就把話題轉向了我:“你叫粟康?”

  我點點頭。接著,她又問了我家在那,父母是幹什麽的,多大年齡,什麽文化程度,家裏還有些什麽人等等。

  最後,她問:“你真喜歡春鄂?”

  我緊張地看著葉春鄂,因爲這以前我們從沒逾越過這個坎,雖然心裏面十分地渴望和喜歡,但一直沒有用口表白過。葉春鄂向我使勁使著眼色,點著頭。于是,我就大著膽子說了真話:“我愛春鄂。”

  春鄂媽直視了我一會,又轉向女兒,問:“春鄂,你也愛他?你要想清楚哦。”

葉春鄂滿含深情的看著我,堅定地點點頭。

  春鄂媽歎了口氣,說:“也罷,也罷,你就這麽個命,我也就這麽個命了。”她接著說:“不過,你們好下去可以,但得依我個條件。”

  葉春鄂問:“什麽條件?”

  春鄂媽說:“你們都要回我的公司工作,我老了,需要你們幫忙啊。”

  葉春鄂回答道:“只要你不幹涉我的婚姻,什麽條件我都答應。”並向我投來探詢的眼光。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讓我有些手足無措。但眼見葉春鄂迫切的眼光,我又只好無聲的點頭答應了。

送了人情 未婚妻變成原來的嶽母

  于是,我們只好辭了那邊的工作,到了春鄂媽的公司裏上班了。葉春鄂被媽媽委任爲銷售部經理,我也讓當上了辦公室主任。說讓我們都鍛煉鍛煉,將來好接班。

  自從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我和葉春鄂關系更親密了,出又入對,關系有了實質性的進展,當然只是停留在挽手、親吻方面。

  不久,春鄂媽說讓我工作起來方便,要我把出租屋退了,搬到了她家的別墅樓下的西廂房裏。

  銷售部是企業的核心部門,銷售的好與壞直接關系到企業的利益和生存。因此,葉春鄂當上經理後,經常出差跑業務,有時一連十多天在外。而我的工作就是上傳下達,搞搞接待,起草一些文件、合同等,與身爲董事長的春鄂媽接觸很多。忙得也很充實,每月她媽給我5000元零用,也許她認爲今後就是一家人了,就沒講工資多少這些話。

  工作很順利,白日很充實,可到夜晚就思念起與春鄂在一起的親密瞬間。因此就常常失眠,睡不著覺。于是就去書店買了很多文秘專業的書來看,一是補補自己的專業知識,二來打發這漫漫長夜。

春鄂媽待我很好,似乎對我的能力很欣賞,總在一些客戶面前直截了當的介紹說我是她的准女婿。下班以後,回到家裏,她總是要給我講一些商界裏的奇聞趣事,說一些業務方面的訣竅和方法。直到吃晚飯以後,還要叨唠一會。我想也許是她孤獨慣了,沒個說話的去處,感覺很孤獨,現在有了說話的人了,當然想人家了解她的心情。于是,我就仔細的聽她說下去,間或插一下嘴,談談自己的見解和意見,她對我的理解表示感謝,對我能這麽快掌握一些經商的本事也感到驚訝。

  有時,葉春鄂回來後,她的媽也就在女兒面前誇贊我,說我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工作有能力,會辦事。說得春鄂心裏美滋滋的。而我也有時不自覺的說她媽媽對我很好,把我當作親兒子看待,還詳細的說出一些待我很好方面的細節。可是時間一長了,春鄂心裏就不痛快了,媽媽爲什麽老誇女婿呢?媽媽守寡多年,雖然已經四十有五了,但她會生活,懂生活,保養得好,現在有了女兒女婿的幫助,事業有了很大的起色,難道……

  春鄂不敢多想,于是就暗暗留心起來。只要在家就陰一句陽一句的向我追問她不在時我是幾點鍾睡的,睡前做了些什麽,和誰在一起說話,洗澡了沒有等等。除了問這些以外,還在出差途中突然返回,說掉了東西在家了。有時半夜進屋,母親房裏和我房裏都要裝著找東西檢查好一會。

  而這些,我和春鄂媽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春鄂心裏怎麽想的,依然她對我好,我與春鄂媽無話不談,我也盼望著已經出差的未婚妻早點回家。

  就這樣不知不覺的生活,工作了三個月後,我感覺春鄂媽待我更好了,給我買名牌衣服,詳細的問我喜歡吃些什麽後,喝什麽後,天天安排保姆做,就連我的內衣她媽媽也親自給我洗,我想自己洗一次也不成。而春鄂出差更勤了,常常半月不落家,即使回屋也是忽忽忙忙的,待我象從前一樣,只是我想親吻和擁抱一下,她都笑著躲開了。

  這一切都讓我感到幸福,春鄂的變化有時讓我納悶,但我也沒去多想,因爲我們曾說過要先以事業爲重,然後建設幸福家庭,所以就沒去多想。

  讓我知道這變化結果而使我大吃一驚,繼而傷心無所適從的是又在一個月後。

  那天,她們家做了一桌豐盛的酒席,春鄂也在家。酒過三巡,我感覺她媽好象有點害羞的樣子,不算老豐韻猶存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只見春鄂給我倒了一杯酒後,站著對我說:“粟康,不,粟叔叔,祝賀你。”

  我納悶,春鄂怎麽叫我“叔叔?”,而且“祝賀”我,于是就問:“春鄂,你今天怎麽了?”

  春鄂笑吟吟的說:“從今天起,我就喊你叔叔了,因爲……我媽媽看上你了。”

我說:“媽媽不看上我,我能當上這個家的女婿?說什麽話。”

  春鄂說:“媽媽看上你,是讓你成爲她的夫君。”

  我一驚:“我成你哈哈哈夫君?”我看看她的媽媽,她的媽媽一臉微笑的望著我。我又驚詫地望望春鄂,手中的酒杯摔落地上。

  葉春鄂此時眼含熱淚的哽咽著說:“這些年,媽媽很不容易……爲了我,爲了我今後有個好的家業……她付出太多、太多了……媽媽很喜歡你,你也跟她很談得來……我,我……與媽媽談好了……我就叫你叔叔了……”

  我的心象突然被剜了一刀,很疼,很傷心:“春鄂,你是說,你把我讓給你媽媽了?”

  葉春鄂滴下很大一顆淚珠,沒說話,只點了點頭。聽了她這話,我發瘋似的叫了一聲,掀翻椅子呻吟著衝出門去,對著天喊道:“天啊……”

  然後,什麽也沒拿就離開了這座令人傷心和恥辱的城市,並發誓再也不踏進這裏半步。

更多精彩:

網友口述:我的銷魂感人豔情經曆

沒穿內褲的淫蕩女讓我一夜激情

我上了絲襪小護士

超強人妻性事

實錄:3P夫妻遊戲的一些感受

漂亮小姨子上爬上了我的床讓我進入她身體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訊 ,主播免費祼聊聊天室 ,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直播聊天室 ,免費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訊 ,美女聊天視頻直播網站 ,成人視訊聊天室 ,uu視頻聊天室破解 ,真愛旅舍啪啪啪視頻聊天室 ,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85街 ,台灣甜心女孩聊天室 ,真愛旅舍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台灣色情視訊聊天 ,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視訊交友聊天室 ,真愛旅舍官網 ,俏麗佳人直播影音視訊聊天室 ,live173 視訊美女-免費進入裸聊室 ,ut視訊聊天交友 ,免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會員賬號共享 ,免費影音視訊聊聊天室-允許賣肉的直播平台 ,台灣甜心視訊聊天室-很黃的聊天室 ,liv e173影音視訊liv e秀-Q臺妹-真人摳逼裸聊 ,波多野結衣-真人秀場聊天室
午夜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 ,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真愛旅舍聊天室 ,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 ,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 ,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 ,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 ,真愛旅舍真人視頻聊天室 ,美女視頻直播秀房間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裸聊聊天室 ,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 ,台灣情人視訊聊天室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免費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午夜視頻聊天室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 ,173視訊聊天 ,情色視訊 ,後宮視訊-國外免費視頻秀聊天室 ,約炮交友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手機app ,免費影音視訊聊聊天室 ,國外免費視頻秀聊天室 ,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 ,台灣色情視訊聊天-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免費影音視訊聊聊天室-允許賣肉的直播平台 ,ut視訊-色裸聊直播間